花开无声
577 2012-09-20 11:15:24 汉中实验中学
    在中国的两个地方,有一个人,一枝梅花。
    这个人想要成为漫画家,可她却因丑陋在冷嘲热讽中度日;这枝梅花想在严冬中绽放,可它却处在春天的百花中。
    花
    他从地下钻出,看见冬末春初的一片萧条过后的繁华景象。树木点点新绿,花朵绚丽,春风沁人心脾。百花争艳,似这般姹紫嫣红  ,与他光秃秃枝干形成鲜明对比,所以,他面临的局面不容乐观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人
    诺出生时,爸爸一见就对护士说抱错了,因为爸妈都有着俊秀的脸庞,而诺,实在是太丑了:黑炭似得皮肤,又厚又大的嘴,鼻子很塌而且有点歪,大脑袋,小眼睛,稀稀疏疏的头发、眉毛。简直就是一缺点的结合体。身材又瘦又小,衬托的那颗大脑袋更为突出,甚至让人担心,那纤细的脖子能否承受起那颗大脑袋,似乎身体的其他部位成了附属物,可以忽略不计  。爸爸妈妈不喜欢她,奶奶也常看着她叹气:“怎么得了这么个闺女!”
    花
    一朵蔷薇问他:“你是谁,怎么光秃秃的,如此的丑?”
    他答:“我是梅,要在严冬绽放。”
    蔷薇咯咯地笑了起来,几乎所有的花都笑了。蔷薇指着他的鼻子说:“我们只能在这样温暖的季节才能开花,你看看你——怎么可能在严冬绽放?”
   “不,”一个轻轻的却无比坚定的声音响起来,“我相信他。”是泡桐树的声音。
    梅感激的点点头。心里无比的坚定。从此,他不被任何嘲笑困扰,不被任何困难打倒。他拼命吸取营养,不为证明自己,只是坚定一种信念,他一定要在严冬开花。
    人
    时间的车轮轱辘轱辘打着转,辗过了花朵绚丽的春天,绿叶葳蕤的夏天,果实累累的秋天,白雪皑皑的冬天。诺也在一天天长大,但仍不好看:稀稀疏疏的头发,大脑袋,小眼睛,塌鼻子,毫无大家风范,被同学嘲笑......诺一直深陷在自卑的沼泽里,无法自拔。直到有一天,诺知道了他,在他的世界里,诺哭过,笑过,悲伤过,感动过。随着他细腻的笔触,游刃的线条,淡彩稀墨的勾描,诺感觉她仿佛成了故事的主角:光脚捧一颗莹润可爱的月亮的小孩,举着鱼缸在人群中移动的男子,举着一把雨伞在人行道旁读诗的女孩。看红灯灭了,绿灯亮了;看花儿谢了,鸟儿来了,看樱桃红了,芭蕉绿了,太阳落了,月亮升起......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真切感人,仿佛近在眼前,触手可及——她感受几米,从此,也看到了希望——诺要做一个手绘本漫画家。
    花
    嘲笑依旧,努力依旧。花儿们摇曳着,拨弄着天边的夕阳。突然,他看见了一片美丽洁白的花,像天使般纯洁美丽,在玫瑰色红云的映衬下,缀上了神秘的粉红。他想:我要是像他们一样的美丽,该多好!
     人
     从《向左走向右走》到《听几米唱歌》,从《月亮忘记了》到《地下铁》,慢慢的,诺尝试拿起画笔,这一刻,她才真正改变,不,是蜕变。
     花
    秋天到了,大多数花都凋零了,剩下的松树柏树也不敢笑话它了,因为他有了一个个粉色的花苞,像一个个粉色的梦。
    人
    时间堆叠,诺的画渐渐有了棱角,她开始在心中为自己构建一座城,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一片天。那里有油彩堆垒的城池,有水墨泼画的风景,还有素描勾画的人物。她像个傲世的公主,用他的画笔治理国家,把天空漆成绿色,给树木穿上彩衣,给每个人画上笑脸,没有灰暗的颜色......属于她的日子终于来了。
    花
    严冬来临,树木凋零,花朵凋谢,春夏的繁花已将大地的乳汁消耗殆尽,万物沉寂在霜雪中,唯独梅,在风雪中微笑着,静默绽放,散发着那醉人的芳香,一树美丽的粉红,是一片洁白中最美的点缀。
    尾声
    一天,一位著名的女漫画家,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背着大大的行囊,来到郊外,发现了梅。 
    梅笑了。
    人也笑了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(本文获《步步高教育电子第四届全国作文大赛》三等奖  指导老师 杨杰)
[打印]